用户名: 密码: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言论
言论
阿根廷宗教印象
信息来源:《中国民族报》2013年12月10日       发布日期:2013-12-10

  此次远赴南极,出发地为阿根廷,因而有机会出入其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和南部小城乌斯怀亚。入境后住了1晚,出境前又停了3夜,合计待了5天。基于专业关系,我特别注意宗教方面的信息,实地参访了3座天主教堂,参加了两场弥撒,对街头巷尾的宗教元素也多有留意,兹谈点粗浅的感受。

  阿根廷独立于1816年,之前主要是西班牙殖民地。从文化视角看,阿根廷或许继承了西班牙的两大元素:热情与神圣。阿根廷闻名于世的,首先是探戈,这种最早起源于非洲的民间舞蹈形式,随着黑奴贩卖进入美洲,又融合拉美民间舞蹈风格,发展成世界性的舞蹈形式,而布宜诺斯艾利斯迄今仍被看做是最纯正探戈的所在地。其次是马拉多纳,他使阿根廷与足球不可分割,特别是1982年马岛战败后,马拉多纳带领阿根廷足球队于1986年击败英格兰足球队,获得国际足联世界杯,被看做是民族英雄。再说起来,就不能不提切·格瓦拉,他把武装革命弄得浪漫无限,成了全人类逆反青年的永恒偶像。上述特质,似乎与西班牙的斗牛士文化如出一辙。不过,今天的阿根廷需要提到的第4个名词,则是教宗。2013年3月,贝尔格里奥被选为天主教第266任教宗,成为全世界12亿天主教信仰者的首脑,这也是第一个来自拉美的教宗,当然是阿根廷人的骄傲。阿根廷人口4200万,一般认为约有90%的人口信仰天主教,这是西班牙留给阿根廷的又一大文化传统。

  从几天的粗浅感受看,天主教当然是阿根廷人生活中的重要元素,但似乎没有想象中深入。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国际机场到市区,只见到两座小教堂的身影。入住洲际大酒店后,将厚厚4本介绍城市与国家风光的资料从头到尾翻了两遍,竟没有找到一页有关宗教的介绍。走在街头,小商贩所卖商品中,会看到带着圣方济各教宗头像的钥匙链、挂历之类,这应该算是比较显著的宗教元素了。

  12月3日,跟随导游参观。位于五月广场、与总统府咫尺相隔的主教府,竟然被安排成坐在汽车上看一眼,不停车。我提出异议后,争取到了半个小时走马观花式的参观。外观上看,主教府没有高高的塔楼与十字架,正面更像是一家老派博物馆。里面宽阔高大,分为3列。两侧分列很多小礼拜堂,中间部分是主要礼拜场所,有几个人坐在那里。右边一列有圣马丁的棺木,他被誉为美洲的解放者,门口有军人警卫。从装饰上看,教堂比较简朴。

  回到车上,有人告诉我,教堂是有个小卖部的。这促使我于4日上午专门又去了一趟。小卖部的确很小,所卖的东西也很少。只有一本大约20页的教堂文字介绍,是西班牙文的,看不懂。我就买了几个带有教宗头像的钥匙链。离开之际,我发现墙边有锁着的橱柜,里面有一本很大的画册,于是请店员拿出,居然是西班牙文与英文对照版,收录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31家教堂,这成为我此行买到的最有价值的资料。

  3日下午6点,在圣马丁街,我看到路边有一家教堂,就走了进去。里面正在做弥撒,约有50多人,基本是下班后匆匆过来的。仪式一板一眼,不温不火。后来查资料,知道这是一家百年历史的著名教堂。4日中午1点,去机场之前,我进入所住酒店旁边的一家教堂,其外貌苍老古典,很有韵味。当时正是望弥撒的时间,约有八九人参加,最后分享了圣餐。这两次极其简单的参与,使我对阿根廷天主教堂的日常仪式多少有了点感受。

  近年来,天主教会与政府在同性恋婚姻等社会问题上争议很大,也有调查认为,阿根廷天主教受到新教的强烈挑战,其信仰者已经不到总人口的80%。不过,从旁观者的立场看,在这个浪漫、自由的国度,天主教的存在应该被看做是不可或缺的平衡。

,
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佛学研究中心    技术支持:北京维创科技